首页 热点正文

usdt钱包支付(www.caibao.it):原创 红楼梦里的一对苦命鸳鸯,一个因情而死,一个下落不明

约稿员 热点 2021-01-18 58 0

原题目:红楼梦里的一对苦命鸳鸯,一个因情而死,一个下落不明

秦钟与智能儿的一场私恋,是一早注定的悲剧。

他们本来是没有交集的。秦钟,是宁国府长媳秦可卿的弟弟,家境贫寒,父亲年迈,虽有贾府这一层身份,看似荣耀。但他更真实的人生,是与荣华热闹沾不上边的。

而智能儿更不用说,她是馒头庵里净虚师太的一个小徒弟。除了这层身份,她的身世无从得知。也许,她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,被寺庙收养,也许,是她走投无路的怙恃,忍痛将她卖给了庵里。她的生涯,她的人生,虽来路不知,但前路好像是一眼可见底的死板和无聊。

他们本是差别。一个是小官宦之后,一个是无人疼爱,如野草一样平常的小尼姑。书中说那秦钟长得俊俏风骚,秀气有女儿之态,在凤姐,贾蓉等人看来,这是个斯文腼腆的好孩子,凤姐更是夸赞把宝玉都比下去了。由于秦可卿的关系,秦钟一到贾府,就受到了稀奇的通知,不仅宝玉与他一见如故,更是深得凤姐,贾母的喜好。

而智能儿呢?她本是一个应该清修念经的小尼,但由于经常到贾府走动,无人不识,常与宝玉秦钟等顽笑。大了渐知风月,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骚。那秦钟也极爱她妍媚。只是多看了几眼,两人就这样同舟共济起来。可见智能儿虽在馒头庵长大,却是早熟的,也极知油滑。

相比于温室般里的贾府千金们,她所经见过的,只怕要多得多。这丫头不仅生得美,而且胆子极大,青春期的懵懂,对于不少女孩来说,更添羞涩与不安。而智能儿差别,她能在豪门里与惜春成了玩伴,与公子哥儿谈笑自如,可见她是见过排场,也挺活跃和爽朗的一个少女。

他们,一个是被老父严管着的,寄以厚望的少年,一个是天不管地不收的尼姑。却由于在贾府的相遇,碰撞出了火花。

着实,他们是相同的。他们同样缺乏关爱和明白,心里荒芜,敏感的青春期,无处可安放。秦钟,他不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,生得斯文消瘦,振兴家业的重任却压在了他的身上,却没有人管他愿不愿意,能否蒙受得起。

他的死后,并没有太多的依赖,非亲生的姐姐嫁入贾府,姐弟之间,并没有太多的情绪。而秦可卿的貌似攀附,对于秦家,也没有什么助力。秦钟的老父秦业,将他管得死死的。

可以想象,曾经的秦钟,过着被约束的生涯,他那五旬以上才得子的父亲,没有精神,也不懂过问他的心里天下。他的管教方式,只有一个“严”字。而年老体衰,执行起来又困难重重。

也就难怪,当秦钟被送到贵族学校贾府学堂念书后,极为宽松的环境,加上周围的引诱,他压制已久的个性很快如脱笼的猛虎,再也收不回去。他们在学堂里哪是念书?成日争风吃醋,打打闹闹,这是一群起义而无人管教的少年,那里还记得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?

而智能儿呢?她成日与净虚东奔西走,或在馒头庵打杂,念经。但她的心里,憧憬的是外面的十丈软红。她盼望荣华,对于自己的现状一点儿也不喜欢。惜春说出要剃了头做姑子时,智能儿怕在暗里笑她傻吧?

世间事真难说,净虚师太吃斋念佛,干的却是杀人放火的事。智能儿人在空门清净地,可心中却有红尘阡陌。所谓空门,可一点儿也不清静,也并不是安生的好地方。

,

欧博亚洲官方注册

欢迎进入欧博亚洲官方注册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秦钟和智能儿看对眼,男女之间互有好感也很寻常。不外,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他们竟然最先幽会了!这在那时,是绝对有伤风化的事!哪怕你情我愿,也能被唾沫淹死。

不得不说,秦钟看似斯文的外表下,翻涌着不能自控的情欲。他对智能儿的方式,也许是有恋爱的,但那样的急不可耐,全无谈恋爱的浪漫。一找到智能儿就要求亲亲,求抱抱,吹了灯就要上床,这节奏太快。甚至说出,“好人,我已急死了!你今儿再不依,我就死在这里。”全然不顾对方的感受,只图自己愉快。这一瞬间,与他那清俊的外表太不相衬了,倒让人想起猥琐的贾瑞来。

智能儿是若何反映的呢?作为一个女性,照样尼姑,她固然知道此事大不妥。她应该拒绝。但她没有拒绝,也许她是至心喜欢秦钟的,况且,秦钟是唯一一个可能改变她运气的人。她从来不想做什么尼姑,她要的是光鲜亮丽的人生。因此秦钟再心急,她也没遗忘提醒道,“你想怎样,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,离了这些人,才依你。”

她不喜欢眼下的生涯,也不喜欢身边的那些人。她早就想要逃离,只是苦于没有机遇。而秦钟,是她的救命稻草吧?

袭人在与贾宝玉发生云雨之事时,想到的是自己的前途,而智能儿又何尝不是云云?只不外,智能儿的希望,太渺茫了。他们在空门禁地偷欢,取暖和,那是他们生涯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但这快乐,开不出花,更结不了果。

秦钟是一个身体柔弱,没有经受的少年。若何有底气,有胆子为了智能儿与老父,与世俗相争?况且他并没有说出什么誓言,他追寻的,是一时之欢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他就是一个渣男,明显知道给不了她什么,却还惹了她。

而智能儿更没有思量过,容易地将自己交给一个并不领会,不够成熟的男子,这是一件何等危险的事。她想要以此为跳板,但她这一跳,只能是赴汤蹈火,将自己的天下砸得稀烂。

纵使他们之间是有恋爱的,又当若何?

而秦钟由于受了风寒,又纵情过分,回去后便得了伤寒,只能休养着。而听说此事的智能儿坐不住了,体贴则乱,私逃进城,找到秦钟家中,看视秦钟。被秦业觉察,将其逐出,又将秦钟打了一顿,自己则气得一命呜呼了。秦钟自是又悔又痛,病情也更严重了。不久,也到了大限之日。

由于一场私恋,毁掉的岂止是两个人?智能儿不必说,做出云云丑事,纵然想要再回到她口中的“牢坑”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她的人生,不堪想象。而秦家因此绝了气数,老的气死,小的病死,着实凄切。

那原本伶仃贫瘠的青春,苦苦的挣扎,肆意地发泄,汹涌的激情,全都成了灰烬。就像一场大火,烧尽了所有。

和智能儿在一起的日子,秦钟是自由的,快乐的,没有人逼着他学习,也没有人拿着棍棒打骂。他不能明白须发花白的父亲,所作所为为何云云不近人情?就像已是七旬的秦业,绝对不能容忍幼子犯下的错误,而除了打,他无能为力,这是代沟,照样教育的失败?

和秦钟相亲相爱时,也是智能儿最明艳的时光。她期盼着,等待着,她的白马王子,将她带出牢坑一样的地方,去过那红尘中快乐的生涯。她有一种轻飘飘的幻觉,很快,她的好日子就会来到。她真的很傻很无邪,可是她的勇敢又让人有些尊崇。她敢一个人出逃,去找秦钟,也许是在馒头庵放养式的生涯里,她虽则不守礼貌,却也有着更顽强的生命力。

秦钟死了。在死前他悔恨了,对宝玉说:“……以后还该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。”他悔恨蹉跎了时光,悔恨没有早一点听家里的话。但为时已晚。他终于认清了这个天下,不是想怎样就能怎样的。青春的热血和感动,总会竣事的。

而智能儿去了那里呢?是死照样在世?谁人从小如草芥一样平常从未被善待的女孩,以为遇到了良人,遇到了机遇,最终却是水月镜花,如梦一场,纵使生得美,也不外是美人命薄。也许她的人生不会容易说放弃,然而这样不惜一切,不管不顾,豁出去的青春,是不会再回来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浙江生活网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3339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768
  • 评论总数:1407
  • 浏览总数:878741

浙江生活网

https://www.fxlnx.cn/

| 闽ICP备11025223号

Powered By 浙江生活网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